logo
新闻频道
不是海淀碾压西城 是高考内外的你们一起碾压中国教育
时间:2019年06月27日信息来源:中国网点击:4308 字体:

有关北京市海淀和西城的2019年高考成绩这两天炸锅了。

先来看看这些标题:海淀大获全胜西城全军覆没、西城的高考成绩配不上高昂的房价、海淀实力碾压西城拼娃必备学区房推荐、乐了海淀西城家长却哭晕一片、2019西城教改算不算失败……

百度搜索截图

笔者相信,这会儿,北京教委和相关各区教委的同志们应该也不能安静,虽然面对这波网络舆情官方的口径还很“安静”。

笔者不是教育内行,也没深入考证上述舆情所涉及的具体数据。事实如何,留给“官宣”,但作为一位孩子的家长,一个关心教育的媒体人,难以安静,想说几句。

教育部三令五申,严禁教育行政部门、初高中学校宣传中高考状元和升学率或公布中高考成绩排名,怎么就挡不住这锅说咋就炸呢?

首先要说说,这锅是个啥锅。高考事关千家万户,非常民生,这锅是“化学锅”而且温度太高,盛满了“声名”、“功利”、“期盼”、“攀比”各种易燃易爆的情绪,正因此,教育部的“禁令”就是隔温层:本来,孩子考个好成绩,学校和家长发个喜报表开心祝福之义,达鼓励鞭策之情,没啥错误,之所以“禁”就是因为一旦家家校校放鞭炮吹喇叭,考高这口大锅就离炸锅不远了。

这次的锅主要是被什么引炸的呢,根本原因还是老百姓对优质教育资源的美好期待与优质教育资源本身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因为有这个根本矛盾,所以不可能人人都上北大清华,而目前还没有人发明比高考更好的手段去保障孩子们享受优质教育的公平机会(不是平均机会)。从这个角度看,说考分不重要那是伪命题,恰恰考分就是炸锅的导火索。北京市的海淀、西城是尽人皆知优质教育资源比较集中的地区,笔者相信不是海淀、西城自己要跳上舆情的砧板,是他们本来吸睛度就高。还有一个问题,当网上盛传“海淀碾压西城”200多人可过“清北线”“走路”上北大清华时,哪些偏远贫困地区多少年出不了一个“清北生”的家、校、学生作何感想?一方面,有落差就有话题,大落差就是热话题;另一方面,诸多舆情中不难发现网友们或隐或显的“观众”心理:这次“张员外比王员外阔气了不是一点点”,剧情有料,于是这口锅的温度迅速走高。

还有一股推波助澜的力量不容小诩:从有关“海淀碾压西城”几乎霸屏的帖子、消息、图片、评论中,可以看到太多学区房中介、应试培训机构、甚至办证中介的身影,有些是高明的“蹭热点”软文,有些是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击鼓传花,有些不惜用“家长哭晕”这样的词语轰炸本来就焦灼的高考家长的心。于是这口锅沸腾了。

家长焦灼的心是这样被烧焦的。首先自己的心火持续在烧:“分数是命根”“一考定终身”“考上牛学校就是成功了人生”……这些理论长期在家长群里很有市场的,有的学校要多些“素质教育”家长反而不干,担心耽搁了孩子的成绩;有的家长认为学校的课堂营养不够,拜托各种培训班填满孩子的所有时间;不少家长为让孩子能进入考高分的学校拿着血汗钱“服”着房奴“役”把学区房价推到天上;有的校长“素质教育”办学思路因拗不过家长的“成绩欲望”、摆不平考核评比的大棒而妥协。其次,家长那点焦心事儿早就明明白白地交代给各种中介和培训机构欢迎“被烧”。家长的“痛点”就是这些机构的赢利点,可不得卯足劲打?于是,千千万万的家长、千千万万的培训机构中介公司等和千千万万的学校,在高考内外,形成了一种具有强大裹胁力的场。高考分数的导火索深深插在这个场的炸药包里,于是,炸锅了。

当然,如果仅仅从北京海淀和西城说,这其中可能还有教育行政部门的改革探索引发的变量,但笔者不想就事论事,没干过教育行政部门的领导也不好评说一些改革探索的眼下利弊和长远得失。

在这里,笔者还是想表达几个不新的、但容易被忘却或被搁置的观点:

第一,捡起前文“考分不重要是个伪命题”说法,——是的,考分很重要,但不是教育的全部,更不等同于人生成败。所有家长可以回首自己的来路,包括高考在内的任何考试,真的证明和测试出了你受教育的所有吗——人格、道德、兴趣、情商、生活能力、创造力等等;那些所有你经历的学校考试,真的是你人生进步和幸福的至关因素吗——婚姻、朋友、升职加薪、机会、奉献等等。应该用积极的平常心看到考分。

第二,当你为“海淀高考碾压西城”的事情纠结、兴奋抑或愤怒、挫败的时候,事实上,你正在与他们(前文所说的诸多因素)一起,裹挟着一种强大的力量,碾压你应该珍视的中国教育;你作为教育舆情中的一份子,正在挤占教育发展的良性空间,也包括你的孩子受教育的良性空间。你不是观众,是主体。

第三,笔者采访中,曾听到几位教育专家说过的观点,深以为然:教育是个慢功夫;教书育人是“腌萝卜”要慢慢来;从遵循教育规律的角度培养人才“快不得”,从老白姓对教育的期盼来说教育的从业者为教育事业的奋斗“慢不得”。请理解教育,给教育时间和空间。

(作者:佚名编辑:)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