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新闻频道
画余杂识
时间:2020年07月08日信息来源: 美术报 点击:5479 字体:

文/魏春雷

吴昌硕 灯梅图轴


    画上只寥寥数笔,让人一目了然,即便力能扛鼎,也难免敷衍之嫌,必有繁复之处、点睛之笔,方可领其全篇,绾合精神。张大千山水阔笔铺陈甚而泼墨泼彩,而以房舍、杂树、水草、人物布置其间,遂见层次,庶免单薄。齐白石以简约的红花墨叶辅以工致的蜂蝶,同一道理。题以长款也可以丰富画面,然于书法无修养则不宜措手。

    张大千认为画上题款上不齐头下不齐尾则沦于江湖气,此说诚然,至于高